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

《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》帝少的燃情宠妻 小说 蕾丝 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RPS 连载中

《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》帝少的燃情宠妻 小说 蕾丝 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RPS

时间:2021-01-27 00:02:33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 作者:清清水色 主角:赵亦深,赵亦甫

主角叫赵亦深,赵亦甫的小说是《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》,它的作者是清清水色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“愚蠢的女人,竟然敢顶撞老爷子!”赵亦甫震怒,面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愚蠢的女人,竟然敢顶撞老爷子!”赵亦甫震怒,面目狰狞。

木微凉傻愣站在哪里,脸颊火辣辣的疼,一时忘记了反应,她怎么也没想到赵亦甫一个男人会出手打女人!

“打我的女人之前,你是不是该问过我?”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,隐隐藏着怒火。

赵亦深抬头,深邃的眼眸,射出凌厉的光。

赵亦甫的目光,瞬间落在赵亦深的身上,当对上赵亦深冷漠的目光时,身体轻微颤抖:“阿深,她竟然——”

“那又如何?”赵亦深眼中浮起冷谑:“死了更好,也省得弄脏了这个世界。”

赵亦甫难以置信地看着赵亦深:“阿深,那是爸,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?”

赵亦深冷笑,眼睛轻颤:“无情?”脸上的笑瞬间收敛,只剩下冷漠:“你当真该问问他,谁更无情!”

他的目光划过木微凉的面颊,瞧见那脸上鲜明的五指印时,深了几分:“今天的事情,也就算了,只是以后,麻烦大哥动我的东西之前,先说一声,否则——”赵亦深冷笑一声,后面的话,他没说。

木微凉站在一边,听着赵亦深的话,几乎忘记了脸上的痛。她眼中满是无奈,她想着,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她的东西了?这人是不是太没有自觉了?

不过,这些话,她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。

“她是赵家的媳妇!”赵亦甫的目光渐冷,声音充满怒气,“做错了事,自然要管教!”

赵亦深望着赵亦甫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,“不,她不是赵家的媳妇,而是你们替我安排的妻子。我不管,她以前是什么身份,可是现在,她就是我的东西,别人休想动一下!”

声音清冷,掷地有声,明明是一个残疾说出来的话,却让人丝毫不曾怀疑。

木微凉想笑,想要大笑,他一个赵家弃子凭什么说出这样的话,又有什么能力保护她,然而这一刻,她笑不出来,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了邪了,否则,她怎么会觉得他说的话可信呢?

木微凉的目光从赵亦深的身上滑过,撇撇嘴,什么也没说,察觉到有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,她抬头,就看到赵亦甫隐忍的表情,那副模样,恨不得将她杀了。

木微凉想,他一定后悔让她嫁进赵家!

她冷哼一声,并没有收回目光,而是勇敢与他对视,而且挺直了脊背。

赵亦甫愣了一下,眼中的怒气更浓,几秒后,他移开目光,冷冷道了一句:“阿深,你会为今天发生的一切后悔的。”甩手,转身,进了屋内。

看到赵亦甫进了屋内,木微凉愣愣地说:“我好像闯了大祸了!”

“可不是吗?”赵亦深漫不经心回了一句。

木微凉低头,看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某人,瞪了他一眼,一甩手,气愤地道:“敬爱的赵先生,不好意思,我被打了脸疼,恐怕没办法推着您了,您自己回去吧!”

说着,木微凉真的甩手走在了前面。

身后,意料之外的安静。

木微凉走出几步,回过头来,看见赵亦深推着轮椅,平静地跟在身后,并没有不适。

她愣在了那里,看着赵亦深从自己面前经过,好像这样的情形发生过千百遍。

木微凉以为,她会让他难堪,只是她不知道,在她没有出现的日子里,除了李庆偶尔会推一下轮椅,大部分时候,都是他倔强地靠着自己,没有人能接近他!

尤其是女人!

她还是第一个能靠近他的女人!

赵亦甫回到家中,将老爷子安置好,立刻请来了私人医生,检查过一遍之后,并没有大碍,只是气急攻心,需要好好休息。

这时,王静美也回到了祖宅,因为脚上有伤,她躺在了床上,并没有到处走动。

从老爷子那里出来,赵亦甫便回到了房间,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王静美,什么也没有说。

王静美眼睛一转,开口问道:“老爷子怎么样了?”

赵亦甫蹙眉:“没什么大事。”

“我就说老爷子偏心,那残废这么对他,他还惦记着他,还想着让他去公司,你这么孝顺,反而不受他待见。这世界可真不公平。”王静美絮絮叨叨地说:“还有那个什么什么木微凉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大小姐,亏你们赵家被木家骗了,什么也不说,我瞧着她就是一个狐狸精,迷惑了侄子,如今又去勾引小叔,忒不要脸!”

想想被赵清彦推到,王静美就觉得来气。

真不知那个骚狐狸有什么好,一个两个都对她这么痴迷!

赵亦甫眼中闪过一抹厌恶:“你少说两句,你好歹是清彦的小妈!”

“我不就多说两句吗?你凶什么凶!”王静美觉得委屈,一掀被子,躺了下去。

赵亦甫看了一眼床上的女人,只觉得心里烦躁。

木微凉刚回到别墅,就接到了一通电话,是医院打来的。

看到震动的手机时,木微凉竟然感到害怕,她怕医院那边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,以致于双手颤抖,碰了几下都没有碰到接听见,反而手没拿稳,手机从手中滑落了,正好掉落在赵亦深的脚边。

赵亦深看着地上的手机,抬头看了一眼神色慌乱的木微凉,眼中闪过一抹讶异。

他伸手,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,交到了木微凉手里,目光滑过间,记住了上面的号码。

木微凉愣了一下,接过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,走到了一边。

“喂。”

赵亦深只听见女人轻微虚弱的声音,后面的话,就听不见了。

一会儿之后,木微凉回到客厅,看了一眼赵亦深,迟疑了一下,说:“我要出去一下。”

“你没必要向我交代!”赵亦深冷冷说了一句,推着轮椅,上了楼。

瞧着赵先生冷冰冰的样子,木微凉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才会和他交代行踪,一跺脚,转身离开。

“脸上先上了药再走。”瞧,赵先生也很关心人嘛,然而下一句,让木小姐暴跳如雷:“免得别人污蔑我,说我欺负女人!”

木微凉嘴角抽搐,她只觉得手痒痒,好想抽某人两巴掌。

赵亦深好像猜出了木微凉在想什么,幽幽来了一句:“协议上第五条,不可以家暴”

木微凉:“……”

她觉得自己再不走,就要被活活气死。

一摔门,离开。

赵亦深愣愣地望着合上的大门,突然觉得,偌大的房子好像空了,冷冷清清的,让人有些不适应。

忽略掉心中的不适感,他推着轮椅,去了书房,打开电脑,输入了一串数字,当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医院两个字时,皱了皱眉。

良久,赵亦深拿出手机,拨出了一个电话:“喂,阿泽,帮我查一个人……”

木微凉走出别墅,才发现,这附近根本打不到车,她望着空荡荡的道路愣了一会儿才掏出手机,拨出一个号码:“喂,阿生,可不可以来接我?”

庄生正和一群好友喝酒,突然看到手机上一个熟悉的号码在跳动,立刻拨开坐在身上的妖娆女郎,走了出去,“喂,木大美人,你在哪里?”

等到木微凉报出一个地址之后,庄生就立刻走出了酒吧,开车朝着木微凉所在的地方而去。

当车子停在一处别墅区的时候,庄生愣了一下,没有问木微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而是痞痞一笑,上前搂住木微凉的肩膀,一勾她的下巴,戏谑地道:“呦,美人,几天不见,又变漂亮了。”

木微凉甩开庄生的手,嗔怪地望了他一眼:“没个正经!”

“我要是正经了,还会有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吗?嗯?木大美人,你说是不是?”

木微凉扔了一记白眼过去,表示对他的言辞不予苟同,收回目光时,脸上有些疲惫:“阿生,我现在没心情和你开玩笑,你先送我去医院。”

“去医院?为什么?难道——”庄生的目光下移,落在木微凉的小腹上,目光中充满了探究。

木微凉轻咳了几声,面上有些尴尬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庄生的目光立刻一边,松了一口气,凑近木微凉,戏谑一笑:“难道赵清彦那家伙不够努力?”

“……”

木微凉瞪了庄生一眼,什么也没说,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她要怎么告诉他,不过短短几天,她与阿彦已经形同陌路,而她成为了别人的新娘?

这样的话,她说不出口。

庄生的目光暗了暗,在木微凉坐进车内时,脸上的调笑消失殆尽,他回头,看了一眼车内的女人,透过暗色的玻璃,只看到女人柔和的侧脸,忽略掉有些肿起的幅度,线条很美!

他打开车门,坐进了驾驶座,一踩油门,车子朝着远处失去,渐渐远离了这一处豪华的住宅区。

没人有发现,这一切全部落入了一个人的眼中。

赵亦深在通过电话后,忽然想起,这附近打不到车,于是,便喊来李庆,想要送送她,可是他没想到,会看到这样的一幕。

多么精彩的画面!

赵亦深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。

果然,人不能随意同情别人,尤其是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!他这一生,最恨的,就是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!

李庆看着已经离开的车辆,回头,看了一眼坐在后座的男人,只觉男人面容紧绷,神色冷漠。

“少爷,要不要给少夫人打一个电话。”

“不用,回别墅!”冰冷的声音,没有一丝温度。

……

本书标签: 现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》帝少的燃情宠妻 小说 蕾丝 燃情掠爱:冷禽帝少独宠妻RPS